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论坛

孔德峰||“夫债妻还”为什么是错误的?

时间:2017-03-20 15:44:13  来源:  作者:

引言

 

中国古语中有所谓父债子还的说法,这种观念的社会基础在于,在中国古代社会,家庭构成社会的基本单元,个人并不具有独立性。父亲的债,就是家庭的债,所以作为家庭成员的儿子,也有承担的义务。但是这种观念早已经被现代司法理念所摒弃。摒弃的理由在于,现代中国社会个人不再依附于家庭,父与子是各自独立的法律关系主体,各自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但是,有意思的是,当父债子还称为历史故事的时候,在现代中国却出现了夫债妻还,或者说妻债夫还的法律现象。对于这种法律现象,该如何评价,是目前法律界的一个争议点,并且由于其和最普通人的生活利益密切相关,目前也成为一个社会热点问题。


司法解释

 

    

        夫债妻还的法律规定基础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该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和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其中上述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为,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依据上述规定,除非债权人与债务人(夫妻的一方)明确约定系夫或妻的个人债务,或者夫妻之间约定各自财产属于各自所有,并且该约定已经告知了债权人,否则夫妻任何一方的对外负债,均视为夫妻共同债务。也就是俗语所说的夫债妻还,或者妻债夫还。


 


最高法的逻辑

 

    

      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关于夫妻债务的司法解释,是有其自圆其说的理论基础的。这个理论基础就是,夫妻关系的财产基础是共有,夫妻任何一方的借贷利益是由夫妻双方的共同享有的,所以,另一方作为借贷利益的享有者,当然也应该享有承担借贷形成的债务。

     应该说,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观点,是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我在一个法律人的微信群里,就看到有律师坚持既然夫妻一方借贷,另一方通常也是受益者,当然也应该承担风险,这就是所谓的权利义和义务的一致性。


 


实践中的困惑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上述司法解释在实践中的贯彻实施,在几乎是无条件保护债权人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案例一﹕甲乙夫妻二人,因感情不和,面临离婚。甲在离婚前对外大肆举债,并将举债所得资金转移,乙方离婚后,不得不承担甲的债务。

案例二﹕甲乙夫妻二人,甲有不良嗜好,吃喝嫖赌,对外大肆举债,乙方虽然再三告诫朋友们,不要借钱给甲,但是仍由朋友碍于面子借钱给甲。由于甲本人常常入不敷出,出借人常常找乙方讨债,乙不胜其苦。

案例三﹕甲乙夫妻二人,甲多次和乙方商量,投资某项事业,但乙认为风险太大,坚决反对。甲遂向丙借款100万元,用于投资。后投资失败,丙遂多次向甲乙索债,乙不胜其苦。

在上述三个案例中,乙均无对外举债的意愿,但是依照司法解释,都要对甲的举债承担责任。


 


最高法逻辑之批判

 


 

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困惑,需要我们反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债务理论基础的合理性、正当性。

我们还是回到民法的基本理念吧。

民法是以个人为中心建构整个理念体系的。民法上的人,是自由之人,每个人有作出选择的自由,也因自己的自由选择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就是民法上的意思自治原则。意思自治原则的正面可以概括为﹕自己选择,自己责任;其反面则是无自己选择,则无自己责任,每一个自由的个体,都不应为他人选择的后果。

两个异性,结为夫妻,成立家庭,但是并不因此丧失其作为独立自由人的意思自治权利,在家庭生活上,任何一方都不能单方对于影响另一方的行为做出抉择,这是上述民法原则在家庭生活中的延伸。

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解释的逻辑错误在于,忽视了家庭是人的结合体,而将家庭视为了财产的结合体。由此,导致将夫妻作为财产的附属物进行捆绑,任何一方的财产性行为,均视为另一方的财产性行为。这显然违背了民法关于人的基本理念。


 


新构想

 


 

基于上述司法解释关于夫妻债务规定在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以及理论上对于民法基本原则的被判,我们需要重构夫妻债务的法律框架。在重构该理论框架时,第一还是要回到民法的基本原则,将夫妻家庭视为人的自由结合体;第二考虑到便利生活的需要,基于日常生活的常识,划定推定代理的范围(家事代理) 。

关于第一点,就是要确立原则上,夫妻任何一方都是独立自由的人,任何一方均不能单方决定涉及另一方利益的事项,家庭决策要形成共同的意思表示。作为第三人,在与夫妻任何一方发生交易行为时,应尽到注意义务,客观判断该交易行为是否取得了另一方的授权。

关于第二点,在日常生活事项上,基于生活常识,可以推定夫妻一方的正常决策,不违背另一方的意志。作为第三人,在与夫妻任何一方基于家庭日常生活事项所发生的交易,可以认为符合不参与决策一方的意思。至于那些属于家庭生活事项,则要依据生活常识来确定。


 


再写几句

 

   

        尽管最高法关于夫妻债务的司法解释在实践中带来了不少问题,但是显然,它还没有做好重构的规定的理论准备。最新发布的修改意见,仅在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后,增加了两款,即第二款﹕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三款﹕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两款补充,并未改变最高法关于夫妻债务捆绑处理的制度框架。